第7集:余欢水想告诉妻子误诊 却发现家里有其他男人

晚上余欢水回到家,从门口鞋架上摸出备用钥匙,打开门悄悄进屋,他先走进儿子的房间,帮熟睡的儿子盖好被子,压抑不住内心的喜悦,他轻声告诉儿子他死不了了,以后他们可以快乐地在一起了。这时甘虹走进来看到他不禁吓了一跳,他快步走出儿子的房间,兴奋地告诉她他的病是误诊,他想回来和他们一起生活。甘虹还没从震惊中回过神来,卧室里忽然传出一个男人的声音,问她怎么回事,甘虹急忙回头大声喊道别出来。余欢水问她谁在里面,她让余欢水离开,因为他们已经离婚了,余欢水瞬间明白了,他惨然一笑拿起桌上的水果刀,甘虹赶紧转身跑过去把卧室的门关上,然后挡在余欢水的面前问他想干嘛。他让她让开,这时儿子在房间里喊了声妈妈,甘虹求他离开,看着她痛苦而哀求的眼神,余欢水无力地垂下头转身走了。既然是误诊,余欢水一天都不想在医院待下去了,电视台的老白拦住他不让他出院,说他现在是见义勇为和抗癌的双料英雄,是台里大力宣传的对象。
他劝他即使要出院也要晚几天,因为全康公司要为他举办表彰大会,还要奖励他100万元。老白说他已经做好医院的工作,这段时间知情的院长和医生都会为他的误诊保密。随后余欢水参加了全康公司的表彰会,没想到谎言只是个开始,接下来他还要参加该公司的15场演讲,而他所在的公司也请他过去,奖励他2万元并为他购买了豪华墓地。魏总私下告诉余欢水他们妥协了,但他担心以后会被人继续拿此事敲诈,表示先给余欢水50万元,在他死后三年内确保优盘的内容没有流传出去后,会把剩余的1950万打给他的指定继承人,余欢水想告诉他实情却欲言又止。甘虹看到电视新闻得知余欢水被奖励了100万元后,就带着儿子去医院找他,她想让余欢水立个遗嘱把这钱留给儿子。余欢水说这100万没有了因为他是误诊,甘虹不相信认为他在撒谎,她以为余欢水还在为那天晚上的事生气,就告诉他那是她前男友,他会对儿子余晨好的。电视台老白来到病房却不见余欢水,打开衣柜看到挂着的病号服才知他溜了,他和同事来到余欢水家,敲门没人应,刚拨通电话却见余欢水拎着早点回来了。余欢水说他实在受不了了,不愿再回去背稿子演讲了。老白求他咬咬牙再坚持一下,可余欢水却只是埋头吃早餐,看他说不干就不干,老白气得把衣服一摔说他也不干了。他当了这么多年的新闻部副主任,好不容易才碰到余欢水这么一个双料英雄,他正想做好宣传报道借此咸鱼翻身,没想到癌症是假的,他成了欺骗领导欺骗观众的人,别说扶正了可能连前途都完了,余欢水听了心里不忍就又穿上病号服去演讲。这天他正在台上演讲,忽然台下一名记者站起来提问,他听闻余欢水的胰腺癌是误诊,指责他为什么说谎。恍惚中余欢水想起了10年前的那起车祸,警察问他是谁骑的摩托车,明明是他骑的车他却回答是大壮,忽然他头往后一仰就昏了过去。穿着病号服的余欢水似乎又来到车祸现场见到了大壮,他满怀愧疚地向他道歉说他撒谎了,大壮却笑着说换他活下来他也会那样说的,他不怪他,但他怪余欢水这10年来的人生都因为这个谎言给扭曲了,他对妻子对同事撒了无数的谎,大壮希望余欢水好好活着替他有个未来,忽然余欢水醒了原来刚才是场梦。随后余欢水换上自己的衣服离开了医院,老白急忙带人又赶到他家去找他,而此时的余欢水正站在学校门口,远远地看着一个男人开着车把甘虹和儿子接走了,突然一坨鸟屎掉下来糊了他的眼镜片,他不禁头抵在墙上痛苦万分。

暂无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,必填项已用*标注。

相关推荐

微信扫一扫,分享到朋友圈

第7集:余欢水想告诉妻子误诊 却发现家里有其他男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