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集:林绪之寻找生母线索 穆莲生频被生母抛弃

时值夜深,灯火幽明,万籁俱寂中,唯有神秘女子现身红棉巷,她望着二楼窗户,窗内房间黯淡,似是燃气灶响;微波炉转,亦现女孩面容。紧接不过瞬息,便是漫天大火,燃烧整栋民楼。消防员接讯赶来,警戒条拉起未过片刻,房主夫妻匆忙挤进围观人群,情绪几近失控,欲要冲向火海,幸被消防员拦下。房主夫妻看似很年轻,男人叫尚武,女人叫穆静,二人口中呼唤的穆莲生则是穆静七岁女儿,如今一人在家,生死未卜。警方向社会公布纵火嫌疑人肖像,而肖像之人正是当晚出现在红棉巷的神秘女子,女子是否纵火尚未查明,但她现下如同过街老鼠,藏匿于黑暗,仰望着光明,大家无法获取她的真实身份,只有电话里那个被她求助的人才清楚,这个女子叫做林绪之,1988年5月5日曾被亲生母亲抛弃在游乐园广场。大连,一座多愁善感的城市,它有着浪漫诗人般的无限遐想,也同时遗载着奇形怪状的波澜。林绪之想从这里寻找身世,所以她在几天前驱车赶往大连,然而身世就如同大海里的针,锋利且又渺茫,锋利到可以伤至骨髓,难以忘却,渺茫到白云苍狗,无迹可觅。
林绪之在海边随手拉住即将跌下岩石的穆莲生,自此也便喜欢上这个乐观懂事的女孩。穆莲生在林绪之手心画出能够带给人幸福的五芒星,然而她自己却并不幸福,满身的淤痕,毫无责任的母亲,以及那个充满着惊心动魄的家。穆静出身平凡,长相普通,她憧憬美满婚姻,但事实上却过早成为单亲妈妈。尚武与穆静同恋人关系,平日里游手好闲,放荡不羁,非但没有将穆莲生视作女儿看待,反倒更加厌恶,常常对其“凌辱施虐”。穆莲生与母亲寄住在尚武家里,寄人篱下的日子十分煎熬,自保尚且困难,遑论母亲能够出手阻拦。正是在这样的环境中,穆莲生从未感受过爱意,她只知道母亲需要尚武,而自己的伤害也便不被重视,直到遇见林绪之,俩人像是熟识多年,惺惺相惜且又无话不谈。林绪之听闻穆莲生想要见到爷爷奶奶,索性带她开车找去,然而等到地址所在,意外发现爷爷奶奶早已被送往海南疗养。穆莲生强颜欢笑,掩下失落,她在告别时叮嘱林绪之多想好事,忘掉坏事,林绪之仿佛被穆莲生看透想法,但却无法给予帮助,就如她对穆莲生一样,只能感叹父母是孩子无法选择的终局。好友高山为林绪之举行生日庆祝会,点燃的蜡烛无意间勾起林绪之旧时回忆,那是一副火焰烧毁照片的画面,虽不至恐惧,但足以深刻,甚至难过,幸好高山及时用水浇灭,当场训斥新职员不懂公司规定。摩天轮是林绪之对亲生母亲最重要的标识,她重返当年的游乐园,企图想从卖饮料的老人口中探寻到有用信息,奈何时间已过三十余年,老人毫无印象,即便曾有一个陌生女孩喝下酒精饮料,但也属于茫茫人海中的尘埃事件。林绪之失望欲走,岂料遇到陌生男子拦路拍照出售,就当二人正为肖像问题发生争执时,老人因景重温,想起当年曾像今日这般相似,女孩母亲亦源此事与照相之人争吵。由于照相属于游乐场营生,市场或许会有登记可查,林绪之总算有所收获,刚要去问结果接到意外电话。
来电人是名年长阿姨,她因看到寻人启事,故来确认林绪之可否是她当年丢在福利院的女儿,但经俩人反复对比,失望如期而至,面对阿姨泪流满面的忏悔,林绪之毫无触动,甚至表示能将孩子轻易抛弃的女人根本不配做母亲。与此同时,穆静的感情因女儿几近破碎,她为挽回尚武,不得不决定抛弃孩子。穆莲生似乎有所察觉,每次都让计划彻底告败,直到穆静察觉月事延迟,还与尚武沉浸在或许怀孕的喜悦之中,客厅突然传来异响,穆莲生紧接晕倒在地。穆静抱着女儿赶往医院,可当她正准备缴纳住院费用时,心中忽然升起邪念,在感情和女儿的权衡中,无知最终让她选择了男人。养母袁玲得知林绪之已经找到生母线索,她慌乱给陌生号码打去电话,等到对方再三保证当年没有留下任何纰漏,这才逐渐放心。但是林绪之此时已在高价收购的游乐场照片发现模糊母女身影,女孩正是自己,而那个母亲则因双手蒙面,不知长相。

暂无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,必填项已用*标注。

相关推荐

微信扫一扫,分享到朋友圈

第1集:林绪之寻找生母线索 穆莲生频被生母抛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