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集:钟惠发现女儿是疑犯 袁玲林绪之冰释前嫌

蒋国栋母亲本就不喜林亦之,当她听闻二人即将结婚,当场气的停掉所有信用卡,虽说蒋国栋失去经济来源,但幸好林亦之愿意和他过艰苦日子,况且又在袁玲那里拿到丰厚的生活费,所有问题皆可迎刃而解。林绪之因有急事需要出门一趟,她在临走前拜托钟惠帮忙照顾林小鸥,钟惠立马同意,但在她离开后却意外发现门口塞进一张印有林小鸥照片的寻人启事,翻阅手机新闻查看,发现拐骗纵火案嫌疑人肖像居然就是女儿林绪之。钟惠略显焦急,她经过再三询问,果然林小鸥口中回答的所有事情都和报道吻合,可当林小鸥被问及姓名时,整个人瞬间警惕起来,坚持声称自己就叫林小鸥。离开理发店的林绪之只顾着坐车离开,丝毫不曾察觉李泽站在理发店旁边偷拍她。林绪之为能更进一步接近尚武,索性便在餐厅里用电脑给尚武发去照片,表示自己已有女嫌疑人线索。尚武收到消息后格外激动,他对伪装成游戏玩家的林绪之深信不疑,从而慢慢进入她的圈套。
服务员拾到林小鸥先前遗落在餐厅的书籍,于是将它归还给林绪之,恰巧林果之同时出现在餐厅,当她看到大姐也在这里,顿时欣喜若狂,非要拉着林绪之回家见妈妈,尤其得知自己有个七岁大的外甥女林小鸥,更是激动不已。穆静自从女儿离开后,状态日渐消沉,时常待在家中重复观看女儿影像,她很想知道尚武小时候是什么样,但是尚武却不愿提及童年,似乎在他的记忆中,这是一段不可追溯且又痛苦的时光。尚武希望穆静遵守以往约定,别再过问彼此过往,然而穆静原以为只要忘掉过去就能拥有崭新生活,可现下却与印象中的生活差之千里,她担心警察迟早会找到穆莲生,因此尚武决定提前下手。蒋国栋还在和林亦之挤在小饭店里苦中作乐,结果却被突然通知无法继续住在公寓。林亦之请求袁玲收留蒋国栋被拒绝,当她正埋怨大姐林绪之就是白眼狼时,转眼看见林绪之和林果之迈进家门,并且正式介绍林小鸥。袁玲对于林小鸥极为热情,站在旁边的林亦之更加醋意满满,认为母亲太过偏向。由于尚武偷拍女嫌疑犯画像提前透露给媒体,郭跃大为恼火,认为这样会轻易打草惊蛇。穆静认为公众有权知道线索,从而方便找到孩子,但郭跃表示嫌疑人并非就是真凶,反倒穆静的男友更值得令人怀疑,此时应该待在穆静身边。他询问穆静在5月1日那天为何要带孩子跳桥,穆静谎称自己作为单亲妈妈没钱给孩子看病,所以才会产生绝望轻生的念头。田放查到袁玲结婚的时间和林绪之年龄有出入,于是随便找个借口到袁玲家做客,他通过照片发现林果之和大姐长得并不像,林亦之则感叹母亲偏心眼儿,所以她和妹妹肯定是被捡来的。就当三人正说着,袁玲突然走来,她将田放叫到书房密谈,田放开门见山地询问袁玲和林绪之的关系,但是袁玲十分肯定地表示林绪之就是自己结婚前生下的亲生女儿,她痛恨记者挖掘别人隐私,即便就如田放所说的秘密如同毒药,但是只要将秘密一直保护下去,那便不会成为毒药。与此同时,林绪之想要带着林小鸥搬出去住,田放厉声指责她心中只有仇恨,从来不曾关心过别人,林亦之虽然不喜欢大姐,但万不会让外人来管自家私事,于是当场把他轰了出去。袁玲不想过问林绪之为何收养林小鸥,所以只是告诉她作为母亲的不易,林绪之向袁玲道歉,同时坦言自己并非袁玲亲生,但依旧感受到待在家中的安心。母女俩的坦诚相见让袁玲颇为欣慰,她希望林绪之不要再轻易离家出走,有什么心事都可以向她倾述,甚至撒娇。

暂无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,必填项已用*标注。

相关推荐

微信扫一扫,分享到朋友圈

第7集:钟惠发现女儿是疑犯 袁玲林绪之冰释前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