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集:庆帝亲自接见范闲对他赏识有加 林相疑心范闲杀害林珙逼供司理理

太子与林相因林珙之死第一时间召范闲上门,范闲正左右为难之际,幸而这时大内禁军到了,庆帝口谕传他进宫觐见。领范闲进宫的正是侯公公,也是上次驾车带范闲去神庙的神秘车夫。范闲这才惊觉,原来那日进神庙是庆帝的意思。侯公公一边走一边叮嘱范闲在庆帝面前需要谨言慎行,尤其不可动宫殿内弓箭,那些都是陛下心爱之物。走着走着,范闲突然看到一个蒙面黑衣人从高墙飞过,这青天白日居然就有刺客,范闲十分吃惊,侯公公却说不必大惊小怪,现如今庆国势大,北齐和东夷城对庆帝畏之如虎,行刺已然成为常事。果然,那刺客很快便被宫典收拾了,侯公公告诉范闲宫典是大内侍卫副统领,御前班值,范闲立即意识到那日庆帝很可能也在神庙。庆帝在御书房接见范闲,看到范闲来时,他却故意躲开,在暗中观察范闲的一言一行。谁知,范闲等了一会,竟然高声呼唤庆帝,庆帝无奈只好走了出来。侯公公看见庆帝,立刻提醒范闲下跪,庆帝却问范闲是否想跪,范闲下意识回答不想,庆帝便温和地允他不跪,看得一旁的侯公公心中又惊讶又紧张。庆帝问范闲可曾看到刚才的刺客,原来,此刺客来自北齐,他进京第一日便被鉴查院发现,进京这段期间,他被六人相继旁敲侧击,坚定信念,终于下定决心今日行动。最重要的是,那六人其实是庆国的暗探,而挑唆他刺杀正是庆帝的旨意。庆国与齐国之战,筹谋良久,不可无由,那刺客便是发兵的理由。此计虽然痕迹略重,但恰巧遇上牛栏街刺杀一案,范闲杀了程巨树,夜审了司理理,北齐暗探潜伏京都,这才是伐齐更好的理由。随后,庆帝又以诛杀刺客,活捉暗探为由特封范闲为太常寺协律郎。范闲正要谢恩,庆帝冷不丁丢出一句是不是他杀了林珙,范闲立即否认道自己没有理由杀他,庆帝又道林珙策划了牛栏街刺杀一案,范闲自是竭力否认自己知道此事。庆帝也不管他说的是真是假,只是告诉他太子已经知道了此事,话音未落,门外便传来太子求见的声音。

范闲不想见太子,侯公公便出来告诉太子,庆帝正有事交代协律郎范闲,今日不见驾,太子听后冷哼一声,对着书房行了大礼后便愤愤离开了。侯公公回到书房,看到范闲在房间里玩弓箭吓了一跳,庆帝告诉他太子这关还需要他自己过,范闲顺势问林相找自己是否也是因为此事,庆帝神秘道林相已经同意了他和婉儿的婚事,至于具体情况,等他到了林相府,便会知道原因。范闲临走前,庆帝看似随意地点了范闲一句,说他看似真诚坦荡,实则一举一动都在伪装自己,范闲听到这句话面上波澜不惊,心中却为帝王的反复无常吓出了一身冷汗。林相谋士袁宏道来鉴查院找朱格,护卫查看了他随身携带的东西刑讯用具对他起了疑心,袁宏道见他不肯通报,便顺手拿起手上的针抵住守卫的喉咙,再次强烈的表达了自己的意愿。另一边,叶灵儿匆匆来找范闲,询问范闲是否杀害了林珙,听到范闲否认,她才终于松了口气。范闲王让王启年传话给范若若,让她把自己的行踪告诉太子。范若若来到东宫,告诉太子关于范闲的行踪,他听了之后镇定自若,告知他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,说范闲此去凶多吉少,林相势必要找出林珙死亡原因。另一边,袁宏道通过朱格找到司理理,司理理否认曾将此事告诉犯下,袁宏道对她施与酷刑,测试她是否有说谎,司理理始终不曾改口。袁宏道审了一段时间,言若海出现将他请了出去。范闲独自一人来到林府,护卫打开门领他进去,在院中恰好遇到林相长子林大宝,范闲于是和林相的长子林大宝一起玩了一会游戏,林相在一旁偷偷地观察两人的相处情况,出乎意外,范闲对痴儿大宝十分有耐心,两人相处的十分愉快。袁宏道将司理理事情告诉林相,觉得范闲不知道林珙是牛栏街的凶手,林相得知后,让他进宫告诉太子情况。大宝带着范闲来书房见林相,谈话的时候,林相拿出林珙写的字,告诉范闲,大宝小时候得过一场病,好了后就变成了这个样子。人虽然长大了,心智缺如幼童,他三个子女,大宝痴傻,林婉儿也患有痨病,只有老二林珙身体还算康健,如今林珙被人杀死,林家的希望也彻底没有了。林相更是直接告诉范闲林珙是牛栏街刺杀幕后主谋,想试探范闲对林家的态度。范闲假装才得知此事,不明白林珙为何要杀自己,林相见他反应不似虚假,终于放下心防,他现在只希望范闲和林婉儿尽快完婚,将来林家的产业和人脉也都会交给他,只要他保护住林婉儿和大宝,范闲表示这不是一场交易,因为他心中早已有了林婉儿。

第19集:庆帝亲自接见范闲对他赏识有加  林相疑心范闲杀害林珙逼供司理理插图

暂无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,必填项已用*标注。

相关推荐

微信扫一扫,分享到朋友圈

第19集:庆帝亲自接见范闲对他赏识有加  林相疑心范闲杀害林珙逼供司理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