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集:林若甫联合婉儿派刺客试探范闲 范闲进太平别苑找钥匙却遇庆帝

五竹回想陈萍萍为小姐报仇血洗京都之事,大脑刺激之下,他想起小姐当年住过的太平别院就在城东五里外。范闲担心直接过去探查会被人察觉,便打算借踏青之名约几个人一起出城,到时再趁机去找寻钥匙。第二日,范家三姐弟早早出发,行至城门口,林婉儿的马车早已在等他了。叶灵儿本来和婉儿坐在一起,但范闲没脸没皮拉着婉儿不放,她实在看不过,便跑到若若的马车上去了。林婉儿见范闲气走叶灵儿,狭小的马车里只剩下他们二人,心中又甜蜜又羞涩,忙转移话题问怎么还不走。范闲神秘地对她笑了笑说还有一个人,这时,外面传来了哒哒的马蹄声,婉儿掀开车帘一看,马车里坐着的竟然是大宝。今日天朗气清,春光明媚,又有三朋两友,意中人相伴,正是踏青好时节。战事一起,言若海在边境安排边境密报,忙得不可开交。此战进展地甚是顺利,导致六部官员开始鼓噪,认为应该一鼓作气攻陷北齐。朱格向陈萍萍禀告道鉴查院内也有不少人持此观点。陈萍萍却并不在乎这些,庆帝定下的是蚕食之计,违抗圣命之人,对他而言只有一个结局。朱格离开不久,影子悄无声息地出现了,他将范闲去京郊踏青之事告诉陈萍萍,陈萍萍皱眉问他为何没有前去保护,影子冷道自己不能去,因为假如陈萍萍出了什么事他赶不回来。陈萍萍不解,影子继续道,如今鉴查院里暗藏了别的声音,有些人已经受够了陈萍萍的掌控,他叮嘱陈萍萍,尤其要小心身边的人。朱格明面上听从陈萍萍的命令查杀此事,但其实他知道,鉴查院内鼓动此事之人就是言若海,两人毕竟同事多年,他私下劝说言若海收手。言若海却道,他的儿子言冰云还在北齐,生死危在旦夕,只有尽快灭掉北齐,言冰云才能早日回来。何况,他也是为了庆国着想。朱格无言以对,心中却隐隐有些担忧起来。范闲一行人来到郊外,范闲与婉儿坐在树下,大宝则和范思辙在河边戳虫子玩,若若不知跑哪去瞎逛了,王启年在马车上呼呼大睡,只有叶灵儿无事可做。她实在百无聊赖,便去找大宝想教他练功夫玩,范思辙却将大宝拉到一边偷偷说叶灵儿是个母老虎,让他不要理他。哪知,大宝转头就把这话告诉了叶灵儿,叶灵儿气得追着范思辙打,三人追追打打闹作一团。范闲没想到这三人倒是能玩到一块,林婉儿告诉他大宝童心未泯,他愿意跟范闲出来,那是对他极大的信任。婉儿心中因为范闲对大宝的善意十分感激,也更加愧疚。昨晚,林若甫深夜来到皇家别院,叮嘱她今日要找借口和范闲独处,最好远离众人,独自入林。原来,林若甫并没有消除掉对范闲的怀疑,他心中存着一种假设,假如范闲身边藏着一位高手,范闲虽在城内,那高手却可以到城外刺杀林珙,所以,他要对范闲进行最后一次考验。他将府内高手都派到城外刺杀范闲,一旦确认范闲身边真的有这样一位高手,他就能确认杀林珙的就是他。反之,如果没有,他就会全心全意培养范闲。林若甫不知道的是,他夜见婉儿的消息已经被太子知道,太子正亲自赶往京郊,也打算去“郊游”一番。大宝三人不知从哪里找来捕网捕鱼玩,范闲正看得津津有味,婉儿突然吞吞吐吐提出想和他去僻静处走走。范闲不解,正在这时,若若回来了,她递给婉儿一个花环,还提议范闲也去摘些花亲手给婉儿编一个花环。范闲顺势起身和若若离开,其实,若若说是去采花,实际上却是为范闲探路。范闲本想独自前去,但若若坚持要陪他,想到五竹叔在,他也就没有阻止。兄妹俩走了不远,便看到了河对岸一片繁花绿树掩映之下的大宅子。

另一边,婉儿正焦急等范闲,叶灵儿也打着盹,只有大宝和范思撤玩的兴起。这时,太子突然出现,吓了婉儿一跳,太子让众人不必声张,又将婉儿叫到一旁单独谈话。婉儿不明白太子想和自己说什么,太子直接问她林若甫深夜去看她说了什么?他猜测林若甫并未完全放下对范闲的猜疑,只是婉儿夹在中间一定很为难。婉儿不知该怎么回答,太子接着说自己知道是谁杀的林珙,他让婉儿转告林若甫杀人者,确为宗师。两人正说着,突然从草丛冲出一群蒙面黑衣人,为首者将刀抵在太子颈部,还说什么范闲末日将至。林婉儿赶紧解释说这人不是范闲,太子一头雾水问婉儿这难道是他父亲的手笔,为首人一听立刻解释说自己等人和相府并无瓜葛,慌乱间竟然连蒙面的头巾也掉了,真是看得人又好气又好笑。范闲观察了一会,发现那宅院墙上没有荒草,说明有人常来打理,然而接近午时却无炊烟,却又证明并无人居住。而且宅院周围异常寂静,连鸟叫都无,这让他心中隐隐有些不安。两人正说话,一支利剑突然破空而来,从他和若若之间飞过,钉在了树上。范闲走近去查看,又是两箭袭来,等他回头,却看到若若晕倒在地上。范闲一惊,幸好,原来是五竹打晕的她。五竹告诉范闲,射箭之人为九品箭手,他决定自己来拖住那人,让范闲绕个方向进去,到湖中方塔对面的卧房寻找钥匙,还提醒他重点翻查书架和床底。范闲好奇五竹如何诱敌,五竹转身徒手拔下树上的箭,随手朝对面扔去,范闲眼睁睁看见那支箭竟然穿透了院墙,对五竹的非人能力又有了进一步的认识。

过了一会,对面的别院果然开了门,从里面走出了几个侍卫,手里端着桌子、烤架、瓜果等物,将这些一一摆放到岸边。而后,一男子提着一张宝弓走了出来,这人正是大内侍卫统领燕小乙。燕小乙边吃边冲着五竹这边喊话,让他再射一箭试试。五竹并不理会,而范闲按计划从另一边潜进了别院。很快,他顺利找到卧房,刚在床上翻找几下,忽然发现房间屏风后竟然有人,他拔出匕首悄悄走近,猛然发现,坐在那里的人,竟然是庆帝。屋外,燕小乙风卷残云吃完了西瓜和烤羊腿,见对面还是没有动静,就准备离开,可就在他转身那一刹那,五竹将树上的另一支箭拔出朝他射去,燕小乙发现了五竹的位置,张弓搭箭,一箭箭将五竹藏身的那颗大树生生拦腰射倒,但五竹早已做好准备,他以杖为支点仰面贴于地上,燕小乙见树后无人,连忙带人赶回了院内。庆帝见面便夺了范闲藏在身后的匕首,范闲慌张地找借口说是过来讨口水喝,庆帝也不戳穿他,只说这里住过自己的一位故人,自己闲时会过来看看。范闲忍不住问庆帝,屋子的主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,庆帝没有回答,而是岔开了话题。此时,燕小乙已经赶回了别院,他跪在门外高声向庆帝禀报刚才河畔发生的事,询问他的安危。庆帝表示自己没事,可燕小乙却听出不对劲,屋内不止一人,他一面张弓搭箭,一面又问庆帝要不要用膳。庆帝下意识回答自己已经用过膳了,忽然,他想起了什么,猛地翻身推开范闲,然后飞速跑到门边打开门告诉燕小乙,范闲是太常寺协律郎,自己并未受到威胁。原来,燕小乙有九品以上的实力,与大宗师只是一线之隔,而九品以上的高手,一墙之隔,就能听出两个人的呼吸,甚至辨别位置。随后,庆帝吩咐燕小乙等会不要拦着范闲出去,还让他回宫后调一个营的兵力来保卫这里,从此以后,这所别苑周围不许再有人接近。

第22集:林若甫联合婉儿派刺客试探范闲   范闲进太平别苑找钥匙却遇庆帝插图

暂无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,必填项已用*标注。

相关推荐

微信扫一扫,分享到朋友圈

第22集:林若甫联合婉儿派刺客试探范闲   范闲进太平别苑找钥匙却遇庆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