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集:燕小乙疑心刺客是范闲闯入范府探查 范闲打开箱子发现惊天秘密

燕小乙没有抓到刺客,他担心长公主的安危,便去了广信宫。长公主知道自己和庄墨韩的密谈被人听去,索性便告诉了燕小乙,自己用言冰云和北齐做了笔交易,让他亲自去将昨夜测刺客灭口。燕小乙身为禁军统领,竟然毫不犹豫地应下了。原来,当年燕小乙幼时生活的小山村遭逢突变,满门灭尽,是长公主将快要饿死的他带走,才有了他今日的成就,所以他发誓,就算全天下与长公主为敌,他也会守在她的身边。燕小乙告诉长公主,那人的身形,高矮与范闲差不多,长公主十分吃惊,一旁的女官却认为范闲在祈年殿斗诗醉酒被抬回范府,绝不可能是他。长公主思来想去觉得不放心,便吩咐燕小乙亲自去范府查探。天未亮,燕小乙便快马赶往范府。此时柳如玉正好让厨房做了些吃食亲自送给范闲,范若若在房里守了一夜未敢合眼,见柳如玉前来,她连忙将枕头放进被子,然后拉起床帐,谎称哥哥还未睡醒。柳如玉见她坚持要自己守着,正要离开,下人来报燕小乙求见范闲。
燕小乙强势地告诉柳如玉,自己是奉长公主命令前来探望范闲,交代一些事便会离开。柳如玉有些不放心,但看他坚持便还是将他带到范闲房间。二人来到时,若若已经关上门守在门外,她言明哥哥正在睡觉不方便,燕小乙越发疑心,坚持要进门,若若索性自己拦在门前,燕小乙没有半分怜香惜玉直接想将她推开,若若被他粗手粗脚推得生疼,却依旧死死扣着门框,她答应过哥哥,会用命守住这个房间。燕小乙疑心更甚,而且他运功探查下发现房内并无呼吸声,正当两人僵持之际,房里突然传来范闲的声音。范闲让若若开门放燕小乙进来,燕小乙进门看到他,又提出要单独和范闲交代一些事。柳如玉见他气势汹汹担心他会对范闲不利,范闲却没放在心上,只是让二人将床帐拉开出去等候。柳如玉等人离开后,燕小乙直接说出宫中闹刺客,要求检查范闲身上是否有伤。范闲知道他并无圣旨,所以并不害怕,他提出要检查可以,自己要和他打个赌,若是自己身上有伤,便随他送到哪里定罪,若是无伤,就让他为刚才的事向若若磕头赔罪。燕小乙冷道自己可以亲自动手,范闲得意道自己现在可是一夜写下百首诗作的诗仙,他如此对待自己,就算他不怕,难道不怕连累长公主?燕小乙闻言果然犹豫了,他思量再三,还是答应了赌约。范闲等的就是他这句话,他立即跳下了床,掀开身上的衣服,前前后后让他看个清清楚楚。燕小乙见范闲身上果然完好,脸色立即难堪起来,他一言不发地出门,径直来到范若若面前向她磕头赔罪,然后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。柳如玉和若若看得目瞪口呆,范闲却道得罪了自己妹妹,让他磕头都算轻的,他借口自己还要休息一会,将二女也打发了回去。回房后,范闲连忙关上房门,五竹就站在门后,他提醒范闲不要强忍。范闲闻言内劲一松,一口黑血立时喷了出来。五竹告诉范闲燕小乙所言不虚,他是当世唯一的九品箭手,中他一箭者必伤,就连大宗师也不例外。范闲笑道自己运气好,那一箭正好射在腰间的钥匙上,也不知这钥匙是什么材质,受这一箭,居然丝毫未损。范闲将昨夜的所见告诉五竹,五竹关心他为何没将赝品及时放回,范闲却不担心,他现在更在意的是那个箱子里究竟放了什么。连一向面无表情的五竹也难得有些紧张起来,两人满怀激动和好奇打开箱子,里面竟然是另一层机关,而且用的是现代的智能密码锁。范闲试了半天都毫无动静,正当他颓然放弃时,五竹不知道动了什么,密码竟然打开了。范闲不由疑心五竹和老娘之间,必然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。另一边,洪四庠和燕小乙向庆帝回禀刺客一事,洪四庠确认自己追出宫的那名刺客用的是四顾剑,,他的身手虽只是初进九品,却很滑溜,所以他并没能抓到。燕小乙闻言,提议到东夷使团去搜庆帝听着两人你一言我一语,冷冷问燕小乙可有真凭实据,两名刺客深入宫闱却全身而退,这件事要是传出去庆国将颜面无存。帝王一怒,强如洪四庠也不禁出了一身冷汗,庆帝叱问两人有功夫不如想想刺客为何要刺杀长公主,说罢,便让他们退下了。范闲满怀期待地打开箱子,却见里面放着的,是一把不知用什么金属打造的奇怪物件,五竹把玩了一下却也满头雾水,但来自现代的范闲却清清楚楚的知道,老娘留下的这是一把顶尖的杀人武器,在这个世代,热兵器是近乎无敌的存在。他小心翼翼地将武器放回,在夹层发现了一封留给五竹的信。五竹让范闲念给自己听,他的一切,对范闲都不是秘密。长公主思来想去,虽然觉得这件事不对劲,却想不出缘由,只好让燕小乙通知庄墨韩尽快离开京都,免得迟疑生变。太后从洪四庠口中得知李长公主遇刺,还以为是她独揽内库大权,惹得旁人眼红,才想对她下手。洪四庠担心太后,太后笑着告诉他,自己昨晚一夜好眠,并无异样。王启年依照范闲的吩咐,给锁匠一笔重金后打发他离开京都暂避风头,走的时候,王启年抠门的毛病又犯了,他实在舍不得将自己垫钱买的好马送给锁匠,两人争夺了一番,锁匠才一把夺过马缰,骑马离开,王启年只好再一次强调让他千万别把昨晚的事告诉任何人。王启年送走锁匠一转身,看清身后站的两人,吓得一跤跌倒在了地上,原来,影子推着陈萍萍不知何时出现在了他身后。陈萍萍轻声问他,那人是谁,王启年跪伏在地,嗫嚅了半天,咬着牙不肯说,陈萍萍又问他昨夜宫中遇刺是否与范闲有关,王启年吓得发抖却还是坚持不知道,陈萍萍见他冥顽不灵,便让影子上前打算好好教一教他。范闲拿起信扫了一眼,忍不住笑了起来。冷酷无情的大宗师级别杀手,在叶轻眉的口中却成了亲亲小竹竹,这实在是令人忍俊不禁。信是当年五竹离开京都时,叶轻眉在孕期闲暇时所写,她待五竹如弟,故而信中一开始便是念叨着让他多笑笑,还想给他相亲介绍个好媳妇。五竹听着这熟悉的口吻,不自觉露出了一个微笑。范闲从未看到这样的五竹,他才发现,也许自己从未了解过身边这个陪伴了自己十几年的人。可惜的是,当年的事,五竹全都记不清了。叶轻眉一直担心五竹活在这个世上,没有好奇,没有欲望,没有自己想做的事,所以她把这封信放在箱子里,却不让他打开。因为她希望有一天,五竹能主动打开箱子,读到这封信,同时她也好奇,会是什么力量让五竹主动打开这个箱子?五竹淡淡地回答,他只是想知道,她给这个世界留下了什么,她还会不会提起自己?信的后面,不像是留给五竹的话,更像是叶轻眉的情绪宣泄。她自称自己来到这个世界,来过,看过,玩过,当过首富,拔过老皇帝的胡子,就差统一天下了,也算是轰轰烈烈。她告诉五竹,如果他看到这封信的时候,自己已经不在了,那就毁掉这只箱子,因为她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的存在,因为他们不配。她来过这个世界,但她终究不属于这个世界,从来没人明白,她的内心有多么孤独。但是幸好,最孤单的时候,都有五竹。
范闲念完信心中莫名有些低落,他问五竹想不想老娘,五竹却问他什么是想?范闲告诉五竹,想念一个人,就是无论你在做什么,不管你身边有多少人,心里总是浮现一个人的样子,默念一个人的名字,听过再多的声音,遇见再多的面容,但你想听的只有她的声音,想见的只有她一人。五竹听着听着,脸上再次浮现出灿烂的笑容,他一字一句告诉范闲,那我想她了。范闲收拾箱子的时候,发现箱子底下还有一层,打开后里面还有一层暗格,暗格里又放了一封信,上面却写着:小竹竹这封信别开。范闲十分好奇,五竹点头让他打开。范闲展信后,惊异地发现,这竟然是写给自己的。叶轻眉在信中告诉范闲,这个世界没有时光穿梭,没有平行时空,这里还是地球。地球存在至今,四十亿年旋转不止,在这漫长的时间里,出现过几个特别的时代,全球大幅度变冷,中高维区,形成大面积冰盖,水凝结成冰,大气环流和洋流相应改变,这个时代里,白色主宰了一切,这就是大冰川期,它每隔一段时间,就会发生一次。以前的时代已经终结,他们打开了禁忌之门,希望等新世纪来时,再重新复苏,就像科幻片里演过的那样,一切都被急冻在一个仪器里,多年以后,仪器打开,里面沉睡的人出来,而她,就是其中的一个例子。当叶轻眉醒来,发现冰川期早已过去,旧时代已经湮灭,新人类已经出现,他们经历了部落时期、奴隶社会,而现在正是封建王朝。当然,冰封醒来的人不止叶轻眉一个,有很多先驱者存活下来,将文明传播给了新人类,他们的传说,也是神庙的秘密。范闲越看越不明白,如果他是冰冻醒来的,为什么会变成是一个孩子。幸好这一点,叶轻眉也给了他答案,称他是个特例,他是一个将记忆数据化实验的试验品,而最后唯一成功的,也只有范闲。她知道范闲还有很多疑问,便告诉他,他要找的答案,都在太平别院里。那儿的院子里有个池塘,叶轻眉在池塘底部藏了一道机关,操作之后,屋子里会有一道暗门打开,禁忌之门的秘密,人类灭绝的真相,他要的答案都在里面。不过,叶轻眉建议他最好不要打开,一旦他进了那道暗门,了解真相,就注定要回到自己逃离的地方,去到地底,面对最深的恐怖。如果不开这道暗门,那么这一切危险,都与他无关,他就享受平静,快乐的生活下去。最后一句,叶轻眉告诉范闲,这世上没有什么真气,所谓真气,其实是上个时代留下的一些痕迹。最后的最后,叶轻眉嘱咐范闲,对五竹好点。范闲好奇池塘底部的秘密,却又害怕危险,而且他也不明白,五竹的身手那么好,哪里需要自己照顾?

暂无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,必填项已用*标注。

相关推荐

微信扫一扫,分享到朋友圈

第28集:燕小乙疑心刺客是范闲闯入范府探查  范闲打开箱子发现惊天秘密